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峰回路转

近水绕远山,芳草连着天边长

 
 
 

日志

 
 

简化字(六):简繁字美丑在习惯(转载)  

2014-08-27 06:17:42|  分类: 知识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原文转载自知乎每日精选

简繁汉字的审美问题需要逐字讨论,但我认为通过汉字的部件、结构以及文化-心理层面可以找出一些用于判断美观的客观通则。首先,从部件和结构来说,其实简化字和繁体字的美丑大体上只是习惯问题,不过前提下这是对于运用了原有结构的简化字所提供的假设。大部分汉字在实行了简化之后,没有对汉字的系统增加过新的部件和结构,只是换成已有系统以内的其他部件或者删减偏旁,等等。因此,只要简化后采用的仍然是汉字的固有结构且原有的构件,则它们作为字图(即字形)的本质实乃相同。如此而言,则「骯」相较于「肮」、「斃」于「毙」、「礎」于「础」在美丑的问题上一律无异于「霸」相较于「露」、「趁」于「越」、「欺」于「期」。又如「境?」、「道辺」、「臆肊」等字,这些二简字并没有改変到汉字系统原有的结构,而且构件也是由原有的汉字组成的。以上所说的这一类字,它们的字形虽然不同,但都是存在于汉字系统的结构和构件。美观与否因人而异,亦即习惯问题。

第二个判断美丑的因素则取决于「结构是否明确」、「构件是否常用」两者,该通则所建立在的假设为:多数人容易接受惯用且常见的为「美」,而对罕见生僻的就稍有抗拒。换言之,这里所说的第二种因素根本也是习惯问题。所以对于简化字使用者来说,「鐝」、「鑁」、「鐵」和「鏹」、「鐠」、「鐳」等字,笔画虽然都介于 20~23 画,但前三者会比后三者复杂和陌生,从而显得「不好看」。相若而言,「竊」和「窃」、「繭」和「茧」、「瓊」和「琼」等等,这些繁体字的字形可能不如运用了常用部件的后者「好看」。但是汉字简化之后,采用了诸多草书楷化字,而这种简化字在汉字系统中有时会增加新的结构和部件,于是不习惯这种新形式的人就难以接受。然而,草书楷化字本身并不是问题,准确来说只是草书楷化带来的新形式。根据许长安,草书楷化的简化字大致可细分三类:第一种楷化字在简化后是通用部件,例如「爱、孙、过」等受到草书影响而产生的古俗字。第二种在简化后「不是汉字的通用部件,但笔画结构是汉字固有的」[1],例如「应、实、寿、单、佥、学、监」等字。最后一种楷化字则运用了汉字原本没有的结构,比如「东、乐、为、发、农、练、专、长、书、尧、韦」等字 [1]。

因此,如果较少接触第三种楷化字所引入的新形式,这些不是汉字原有结构的楷化字就会不好看。我推断是因为这一类的楷化字并不符合汉字的结构常规,所以和运用了固有结构的字掺杂在一起就会看起来「不和谐」。另外,「实」这个楷化字虽然使用了汉字原有的笔画结构,但它的印刷字形却不如「実」字(也是草书楷化字)平稳,而明体则多以对称、平稳、方正为美,因此「実」作为印刷体出现可能更加适合。不过,在手写字中「实」和「実」好看不好看是根据个人的写法,因人而异。

另外,从文化-心理的角度来说,简化汉字的过程中对「敏感字形」所造成的更改通常都会影响到已识字者对它的感受,而且极其容易造成使用者的「反感」。敏感于更改的字形的特征大致如下:

  1. 通用的历史悠久且地位相同稳定
  2. 字理和哲学息息相关
  3. 姓氏用字

「敏感字形」的地位在赵守辉和 Baldauf 的《Planning Chinese Characters》中也提及过,但这两位作者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或许有些不同。他们把「敏感于更改的字形」以及几种用字现象概念化为广义的名词「国字效应」(Guo-phenomenon),并按照不同性质而细分成四种类别。然而,由于书中对国字效应提供的例子有不少误处,以下所讲解的三类都会经过笔者的编排。就目前所见,国字效应的理论基于字形在「文化观念发生的冲突」的理论,这里所着重的是文化和文字建立的关系。两位作者认为汉字的字形不是仅仅记录语言的符号,因为汉字同时也形成了一种文化图像,因此对汉字字素的改换也会受到不同观念的影响。比如「国家」的「國」字秦汉以来的地位极为稳定,但由于上述原因而陆续出现了「囶、圀、囻」等字。除非这类的字涉及到我之前说过的其他原因,不然通常都不会对美感造成影响,因此仍可归作习惯问题。但如果一个字的含义和某人的价值观毫不吻合,他就会主观地认为是个「难看」的字,而且此一现象不限于简繁汉字。

第一种具体的国字效应是汉字部件在视觉上造成的影响。比如「爱」字的形旁虽然不是「心」(实为声旁的部分),但对很多繁体使用者来说,把「心」这个部件删除仍然属于敏感的変化。又比如,「聖」简化成「圣」,「漢」简化成「汉」,以及二简字中把「德」字简化成「?一心」,等等。然而,忽略字理的因素而只从它们的字形来看,它们其实不分上下,美或丑是因为这些部件已经被接受为整体表现中不可缺少的图像。

第二种国字效应则是心理层面造成的审美问题。赵守辉对此现象的论点似乎大致建立在 Ferguson、Kaplan、Baldauf 等多位学者的研究和论文。首先,书中讲到 Ferguson 所提起的「用户评价」,用于表示语言社区以内的使用者对文字所建立的观念。刘明臣则在他的调查中发现,1980 年代的繁体字回潮的主要是和汉字简化前后对比出的字形美感有关 [4]。比如,「厂(廠)、广(廣)、产(産)、严(嚴)、气(氣)、飞(飛)」等字受到诸多的批评,对多数人来说只是因为简化后的字形看起来不如原字的结构平衡、对称、饱满。从字形上来说「厂」、「广」和「气」都是原有的汉字,可是在简化前的系统中并非常见惯例。而且前后造成的对比给人们制造了心理上的障碍,于是少接触这种结构的人都会抗拒这种形式,并从陌生感中衍生出「不好看」的感想。听起来似乎不合理,但即使人们的需求是难以解释的,甚至是不符合「理性」的,都不应该在文字规范的过程中被忽略。

第三种或许是最常被人注意到的现象,因为这里是关于姓氏用字。在中国的传统中,姓氏的写法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因此汉字简化带来的更変不时都遭到使用者的抗拒甚至反感。比如,「赵(趙)、邓(鄧)、叶(葉)」等字的前后对比,对使用这些姓氏而且惯用原字的人而言并不「好看」。姓氏用字面对更変较为保守,并且抗拒更改又如「肖(萧)」、「闫(阎)」等二简字,此类问题都可看作为「社会文字学」的范畴。这里说的姓氏用字较为「保守」,准确来说表示的是使用这些姓氏的人通常偏好于维持原状的情况。因此姓氏的更改通常是受到外来因素所影响的,而出自内部则较少有迥异的特変。


参引

[1]《现代汉字规范化问题》第 134-138 页

[2]《Planning Chinese Characters》

[3]《Sociolinguistic Perspectives – Papers on Language in Society》

[4]《关于北京高校汉字繁简问题的调查报告》

[5] 原文:繁體字是否較簡化字要美觀?


— 完 —
本文作者:Derk Zech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