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峰回路转

近水绕远山,芳草连着天边长

 
 
 

日志

 
 

人口统计特征决定全球经济双极通胀趋势(转载)  

2014-02-17 07:5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原文转载自译言 - 编辑荐读

译者 草白

人口统计特征决定全球经济双极通胀趋势(转载) - 大卫 - 峰回路转

当今经济学界讨论最热烈的话题之一就是货币与物价问题,即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挑战究竟是通货膨胀还是通货紧缩?对于这个问题,我可以很取巧地回答:“当今世界,既面临着通胀的风险,也面临着紧缩的风险。”但你别以为我只是在耍滑头而已,因为这可能也是正确的答案。

通过对全球经济的考察,关于价格运动的一个宽泛图景开始显现出来。在发达国家,通货紧缩被日益认为是更大的风险,哪怕在西方和日本的央行超量供应货币的情况下也是如此。与此相对应的是,在新兴世界,相反的高通胀率风险却仍然存在,这在新兴市场显得更为“正常‘。

对于这种分化,学界还没有一个直接而明确的解释,因为每一个国家都可以将自己国家的通胀率通过本国的实际情况得到合理化,比如说,汇率的贬值通常就被用来解释通胀率的上升。不过,有一个迄今为止基本上还不被承认的因素现在已经被卷入这场辩论,或许还可能解决这个双极悖论,这个因素就是人口统计特征。

最宽泛地来讲,似乎在人口统计特征上成熟的国家会面临更大的通货紧缩压力,不断老化的日本是其典型例证。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人口统计特征上不发达的国家则会面临更大的通货膨胀压力,更为年轻的印度和土耳其是其典型例证。瑞士联合银行(UBS)的一项研究已经发现价格压力和人口统计特征之间存在着强相关:人口统计特征更加老化的国家似乎总是压低价格结构,而更年轻的国家则将它们推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安倍经济学的目的是要制造通胀,而印度和土耳其的储备银行却拼了命地想要抑制它。

同样,这两个集团的通胀氛围之间也存在了密不可分的联系。西方世界压制价格结构的冷空气,来自于”剩余世界“超廉价的出口产品。这些出口产品不仅控制了西方世界产品价格,它们的广泛流通还限制了本地制造商类似产品的出厂价格以及薪资的增长。为了抵消不断吹入西方世界的冷空气的影响,这架新兴市场的出口机器在另一个方面,即在国内一个劲地吹热风。这主要是通过涨工资的形式表现出来,也就是说在这些输出冷空气的出口国家,薪资的增长推高了国内的价格结构。

这样一个根本逻辑如何能够帮助解释全球经济冰火两重天这一阴阳关系呢?人口统计学的解释认为,随着新兴市场劳动力参与率的不断提高以及随之而来的薪资的增长,劳动者总收入的增长速度超出了商品和服务的供给,这样一种压力就推高了价格结构。更深一层来说,这些新世界的出口国家一个典型特征就是人口的城镇化,他们的收入和支出都是农村地区的三倍,并且更有可能获得贷款。

另外,农村转向城镇移民的年龄也在不断降低。这些20来岁的新的消费者,要比他们50来岁的父辈更愿意消费,消费占收入的比重会更高,而他们父辈则是把大部分的收入用于存款。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后者通常已经完成了大资本采购,所以他们的子女更有可能已经从”家庭预算“中”解放出来“。”越老越小气“这样一种观察,在退休人员身上得到进一步强化。在面对不断减少的储蓄时,他们的典型表现就是更加节约地管理自己的收入和开支。

用货币经济学的术语来说,这也表明老化的经济体货币的流通速度要比年轻的经济体慢,这样一个事实或许可以解释西方国家和日本最近增加流动性的举措却没有带来通胀的原因所在。

新兴经济体价格水平增长较快还有另一个非人口统计特征原因。由于基础设施瓶颈,新兴市场的摩擦通胀(frictional inflation)通常会更高,而这一瓶颈在发达国家已经被基本消除。

如果这种人口统计学的解释站得住脚的话,那么人们以为存在的一种控制通胀“一体适用”的货币政策就值得重新考虑了。这并不是说新兴市场可以在通胀目标上更加随意,而是要了解它们本国“可接受的”通胀区间需要与它们人口统计特征的成熟度更加匹配。

那么,这样一种观察对投资会有怎样的启示呢?任何一个投资人都会告诉你说通胀环境下的投资是多么多么地困难,但一个紧缩环境对投资更加不利。如果紧缩的经济环境又遇上债务的危机,那就更加不妙了,而西方国家就将演变为这种情况,而这一幕在日本已经是上演了二十年。尽管这样的选择让人不快,但大部分的投资人很有可能还是会把资金投向中等通胀的经济体而非彻底紧缩的国家。

这意味着如果通货紧缩在人口面临挑战的西方世界扎下根来,投资人就有了投资新兴市场的另一个理由。这个理由是资本保全有了更高的可能性,至少在名义上如此,而且很有可能在实际价值上也是如此。然而,西方有些公司仍然能够保持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它们把自己的经营扩展到新兴市场,并把更加年轻的人口纳入自己的顾客群。

这对南非又意味着什么呢?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我们不应该以西方的标准来确定自己的通胀目标。南非不是意大利的南托斯卡纳。如果我们的通胀率“太低”,不符合现有的人口统计特征现状,它可能不仅会扭曲我们的经济,还会拖累我们的经济增长率。

在这种讨论中,有一个注脚会特别引起南非人的兴趣:它或许有助于我们理解最近黄金价格(美元)的走势。黄金在低通胀率,低利率世界会获得繁荣且事实已然如此;黄金在更高通胀率的前景中也会获得增长,但市场一旦出现紧缩的恐惧,黄金就蔫了。

最近,西方国家越来越靠近后者的紧缩阵营,这或许是西方国家的投资者要如此大规模抛售黄金的原因所在。而此时,“剩余世界”,尤其是那些最近刚经历货币贬值的国家来说,仍然处于通胀阵营。果不其然,“剩余世界”接手了西方世界抛售的大部分黄金。鉴于西方世界的卖家多于“剩余世界”的买家这一事实,黄金价格就下跌了。

当未来新世界的购买欲望超出旧世界的抛售冲动时,我们就应当预测黄金价格会稳定下来并开始复苏,而这个拐点或许已经到来。这样的事件将预告这样一个现实情况的出现,即在我们这个美丽新世界(借用英国作家奥尔德斯·伦纳德·赫胥黎创作的反乌托邦作品《美丽新世界》-译注),刺激“剩余世界”黄金买卖方行为的因素,相较西方世界,会在决定总体价格水平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事实上,这样一种逻辑可以用来解释最近的油价上涨么?即使在商品超级周期行将终结的舆论甚嚣尘上之时。或许,油价的上涨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因而可能在决定其价格时起到了最大的作用。

? 鲍尔是天达(Investec)资产管理公司的战略顾问。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